•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众反馈 >> 影视评论 >> 正文
  • “我信”和“不信”是道选择题


  •     我这么喜爱这群249、康导和演员们创造的角色,249又将他们得出这些结论的过程和依据交待得清清楚楚,合乎逻辑,我似乎没有理由去反驳他们的共识。看看在史今走后依然常驻三班的“先进班集体”的锦旗,听听许三多内容越来越丰富的旁白显示出的他心灵的成长,我更没有理由怀疑他的坚持带来的结果。

        嗯,249创作的毕竟是剧本,不是纪实文学作品,康导拍的是电视剧,不是纪录片。那么许三多这样的人是只在这部剧中有,象哈利。波特的魔法一样,还是生活中也有呢?网上有不少当过军人的朋友说,许三多这样的兵很常见的。我不是军人,看不到那些兵,那我的周围有没有呢?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最终的结论是有,大多数朋友的生活中都有,但是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有,或者假装不知道有。

        象刚参军的许三多那样的学生我见过不少。他们从农村来,以为这里是天堂,来了才发现,在这里他是个异类,与周围的人和环境格格不入,他总是显得那么笨拙,总是不到点。于是,有的继续在现实中当个透明人,反而在网络的世界找到现实生活的感觉。拉不回他们的时候,心里是一种愧疚和痛!还有的,就象带过的那个来自河南的学生,因为说不来普通话被同学笑,因为城市生活的不适应,坚决要退学,弄得我一个月中天天想办法引他说话,天天听他说话。但也就是他,后来以少有的高分考取了研究生,同学为他高兴,把他的事迹弄得整个校园都知道。这样的学生不少,看着他们最后蜕变成美丽的蝴蝶,展展翅膀飞走,真是一种幸福!

        他们也是靠着许三多那样的坚韧的品质和坚强的意志、成才那样的勇气完成蜕变的。说起来这在伟人中是很多的,周恩来、邓小平都是这样的人,当然他们的情商和智商都很高,成就也很大,大家常常觉得这样的伟人离我们很远,常人做不到他们那样,不能算。除了这些学生,我还想起一个人,这个人算个名人,不过在他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是个很普通的人。记得是个很忙的下午,我们被拎过去听某个县级市的信访局长的报告。我有点不高兴,大家都有点不高兴。可是听报告过程中,数次掌声雷动,很感动,为他以小学一年的学历成长为我国第一代舰载导弹的导弹发射长而鼓掌,为他在回地方后被某些人贬为门卫、浴室管理员时的坚守自我而鼓掌,他当门卫就一桩偷窃案都没有,他当浴室管理员就把个浴室刷得跟海军军舰一样的卫生,去洗澡的老人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几年后他被大家认可,整他的人也因经济问题进了监狱,似乎是个圆满的结局,他当官了,在台上说他的事迹,操着一口带口音的普通话就那样平平道来,没有一点豪言壮语,就象在说家常事,佩服!

        对周围人的不了解和不关注使我们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在周围。看着小区那位从来都把节假日值班安排给自己、能记住每一位业主面孔、笑眯眯的保安队队长,说不定他就是后来的许三多,只是我们很少看他,顶多进小区门的时候望他一眼,或是气冲冲地跑去问他为什么阳台外不准装晾衣架。(当然,我更希望许三多能发挥他超强的学习能力、动手能力和当坑主时表现出的巨大好奇心,成长为一名技术型的军人,在军中干一辈子)但有时候,我们也会在看见后假装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有时我们就象李梦?老马说他“在自己就是真理,在别人就是虚荣”,有可能的。盛开盛放的帖子里说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没有登上珠峰就说它不存在,严重同意!

        写了这么多,发现我不仅相信许三多的存在,而且我需要相信许三多存在的合理性。盛才女引用了顾城的诗,说在最黑暗的时候心中还追寻光明才是最可贵的。记得高中时我动了当军人的念头。研究了一番后,只对一个兵种发生了兴趣:空军飞行员。于是为了这个不断学习和锻炼。结果后来知道部队在我毕业那年不在我的家乡招飞,顿时象当头一棒,沮丧了很久。因为没对任何人说过自己的梦想,也就没法跟任何人说我的沮丧。就这样熬着,最后只好参加高考,填志愿时故意避开了军校和与飞行有关的所有专业。后来,忙碌中了解军队的途径就只有一条:文学影视作品。这途径来的,关于现代军队的,都是某军长的儿子和某政委的女儿,印象不太好。有次和一个朋友去他的一个朋友家,那个朋友毕业于军校,也在部队,拿出影集来,指指点点都是这是某司令的侄子,那是某参谋长的女儿,一瞬间,印象一落千丈。直到《士兵突击》,我突然感到在看了很多外国大片后,这样的军人、这样的装备、这样的军队给我带来的是很强的安全感。尽管我也知道,国家安全不仅仅靠军队,但是电视屏幕和249的书里传递来的安全感是这样强烈,完全覆盖了我以前的坏印象。我需要相信!

        说了很多“我信”,再说说“不信”。这部剧中,“不信”的代表人物有两个,一个是吴哲。另一个是许二和。

        吴哲有质疑的精神,这使他的才智表现得更为充分,同时,吴哲的存在也会使袁朗更累,他逼着袁朗不断得策划更真实的演习,呵呵,他的质疑和袁朗的殚精竭虑一样是军队进步的推动力。不过吴哲也有质疑过头的地方,电视剧中没有表现,但是书中写了。他在打毒贩的那场实战中一直质疑,问撤下来的武警:“你们不会真的是武警吧?”书中在这一段给吴哲的问题一个背景,是他看着撤下来的队列中一个盖得严严实实、滴着血水的担架说的。大概康导认为这个场景下吴哲这样问太过残酷,就没有拍了。从社会发展的角度,基于事实的、理性的质疑,甚至挑战权威是很有必要的。但我也理解书中的描写,怀疑所有就物极必反了。好在吴哲是有智慧的,他质疑,还不断求证,没有急于否定,当证据显示结果令他满意时,他迅速恢复了对老A的信心,他的心灵是开放的,难怪袁朗说他“乐观和充满希望”。这样,他的质疑就充满了意义。就象网上的对许三多的质疑促进很多朋友去重新思考许三多带给我们的东西,也促进我这个几年都想不起写这么多字的人(除去工作报告)码这些字。锻炼了写作能力,这也有意义,呵呵。

        许二和的生活可以想见是不容易的,所以他说出“这几年我也学会两个字,不信!”时,我们没有什么惊讶的。他一直不信许三多的计划,在他看来这计划简直就是疯狂的。但是,在火车站送许三多时,他说了“万一人家借给你钱,我是说万一。。。。。。”随后,他脱下吴哲的T恤,扔给许三多,说“借人家钱还拿人家衣服,叫人家笑话”。他这样说明什么?说明他开始相信,相信许三多,相信许三多背后的战友,尽管他不认识他们,信任就这样传递出去。许三多相信许二和说的“一起还”,尽管他并没有指望二和来还。我也信二和会还,只希望他的运气好点。

        想来“我信”和“不信”其实就是一个选择题。我选择“我信”,因为在这个有序的世界上,在这件事情上,选择“我信”比“不信”更有力量。

  • 2页 上一页  [1] [2] 
  • 编辑:《士兵突击》官方网站
  • [ ] [发表评论]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条:
  • 下一条:

  • ·北京青年报:新偶像许三多受专家好评 2007-09-05
  • ·像许三多一样 “傻” 2007-08-14
  • ·圣愚导师许三多 2007-08-12
  • ·《士兵突击》重庆卫视播出 王宝强:我是许三多 2007-08-07
  • ·北京晨报:《士兵突击》收视飘红 许三多有偶像气质 2007-08-06
  • ·天府早报:王宝强:“许三多”有我的影子 2007-08-01
  • ·成都晚报:“许三多”王宝强愿到成都“倒插门” 2007-08-01

  •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