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众反馈 >> 影视评论 >> 正文
  • 精明能干、太过于自我:成才

  •  成才,名叫成才,意欲“望子成材”。而他也不负此名,从来就是聪明外露,活脱脱的一个人精。
      
      在新兵连时,他努力表现,欲成天马。在对前途一片未知时,却已晓得骗三多这木木的土骡子去投石问路,此时的木木于他仅是个傻傻的可以利用的老乡。同事曾跟我说,这时的成才与村里的样子反差太快,我倒觉得恰恰相反,凭成才的机灵,肯定已看出班长对木木比旁人更亲近些,让毫无心机的木木去套班长的话绝对十拿九稳。当木木从五班告假来团部时,当时意气风发的他只顾着炫耀着自己的成功,毫不顾及三多自卑、尴尬的心理。其实,我个人觉得初开始成才对木木的态度始终保持着“一个可以听自己吹嘘,且感受崇拜感的老乡”。所以当初到七连时笨拙后进的木木向他求助时他不胜厌烦,怕他连累自己,甚至劝之放弃。当木木逐渐适应且表现出色时,他又显出疏离(这一点在书中表现更为明显些),因为这时的木木已经成为一个他不可忽视的对手了。
      
      后来,成才决定离开七连,这个决定不仅使他成为了弃七连而去的逃兵,更成为日后袁朗淘汰他的一个重要的依据。在这一点上,我还是能认同成才的选择,我觉得成才只是清楚的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要留下来,而留下的唯一办法就是成为士官,但无论钢七连多么的优秀,士官的名额总是有限的吧?那么为了能够确保目标的达成,放弃钢七连和狙击步抢,到一个更能凸现自己的地方又有什么错呢?只是没有料到,他刚离开,七连就陷入了危难;只是不曾想到,成为士官的代价,除了狙击枪还有将在茫茫的草原度过往后的岁月。其实,这样的选择,这样的行为放在日常任何一个公司中都有数不胜数的例子,决没有人会有疑义和不赞同。然而,成才是生活在军营里,而军队和军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所以他成了危难中七连的罪人,所以当他离开时没有人挽留,所以当他回到老A的选拔赛时被老七连的同伴们刻意排斥。直到此时此境,他才终于意识到原来许三呆子是他在军营中唯一个真正的朋友。唯有这个傻子从没有怪罪他的离去,唯有这个傻子默默地送他到了三连,也唯有这个傻子在他人的冷眼下热情的邀请他加入团队。所以在选拔时,即使他的判断与木木相左仍是在半途回来与木木他们同行。所以在隧道内,当他独自一人被不安与恐惧包围时,会不自禁地喊出木木的名字。渐渐的、潜移默化的、木木已经成为他无助时的依靠,他坚持下去的勇气。
      
      再后来,他在选拔中丢下了木木和伍六一。这段情节是我整剧中对这个人物最无法原谅的一段(相信很多朋友跟我又同样的感觉)。如果不是他,伍六一即使受了伤、跛了脚,仍能不留遗憾的离开。当时的情况下只要他与木木两人齐力,三个人超越另外两个竞争者到达重点的机会是存在的,而且可能性相当大。但是他太在意得失了,他太心急于远离那个没有前景的五班,于是在事情还没到完全绝望的时候,他就放弃了,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这样的人,这时的他,别说做为将要同生死的战友,就算是做朋友都令我觉得敬而远之,更难怪事后木木会难得的发那么大的火。有朋友指出当时的三个人中,只有他是没有退路的。我倒觉得未必,既然连木木这样无所图的人都能修筑一条通往团部的路,又何况聪明如他呢?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如此,只要他想,只要他不再只想着抄捷径的小聪明,只要他愿意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他就能!只有两个名额又如何,就算只剩一个名额,三个人同时到达,到时该头痛的也是袁朗。我可以理解,对当时的成才来说,袁朗的那辆车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离开草原驻训场的难得的机会。但我无法释怀,他对于一起经历磨难的伙伴的不管与不顾。在他跑向终点的那一刻,我对这个角色的厌恶也到达了极点。

  • 2页 [1] [2] 下一页 
  • 编辑:《士兵突击》官方网站
  • [ ] [发表评论]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条:
  • 下一条:

  • ·陈思成《士兵突击》感言:走好我的演员路 2007-09-13
  • ·在“精明”背后寻一种平衡 ——我看成才 2007-08-16
  • ·《士兵突击》-班长与成才 2007-04-27
  • ·成才的光芒不会被任何人掩盖 2007-04-27

  •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