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众反馈 >> 影视评论 >> 正文
  • 《士兵突击》——心灵的乌托邦



  •     真男人的眼泪-伍六一

        伍六一是剧中最悲情的一个人物。开始对他的印象是性情很率直,甚至是有一些孩子气。电视剧的前半段,最乐和的事之一就是看着五班副被呆头呆脑的许三多气得对着空气一通拳打脚踢。每次看到这里我都会哈哈大笑,这也成为以后当许三多又犯浑时我忍不住要做的事情。
        剧中的伍班副除了在连长、班长面前外,大多时候是严肃的,站立的时候腰板总是直直的,始终坚守着刚七连的信念,让人不得不被他刚直硬朗的气质所吸引。不过真正喜欢上他的还是他帮着许三多劝回许老爹的时候。一个自尊心、荣誉感那么强的人,一个宁折勿弯的人,竟为了战友,无悔的背负起军旅生涯中唯一的一次记过处分。
        这样的感动在老A选拔的最后关头达到高潮。瘸了一条腿的伍班副不愿被同情,不愿成为负累,在挣脱不了许三多的时候,毅然拉开了求救弹,在弥漫的黄烟里,竟如胜利般狂笑:“跑不动了!弃权了!”摔倒在地的他将求救弹扔向已经惊呆了的许三多:“跑!你看我已经被你逼成什么样子了!跑啊!”当许三多顺利到达,躺在担架上被抬走的伍班副向许三多招着手,脸上的笑却是那样纯那样美。而许三多、成才早已是泪眼婆娑。这样深重的战友情怎能让人不为之动容呢。
        都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若真是铮铮铁骨的男儿泪,那是世上最悲壮的泪。伍班副的最后一个镜头,为了心中那份坚持的自尊而辜负了连长好意的他,被痛哭的连长搂在怀里,倔强不肯回头,却已然泪流满面。伍六一是悲情的,但他不屈不折,坚定地维护者作为一个军人的尊严和骄傲,在这浮华的世界里,如青松般岿然挺立。

        不得不爱-袁朗

        袁朗是这部剧中最爱的一个人物,他的出场非常精彩。狙击成才时的乍现锋芒、面对许木木的穷追猛打却放弃出枪机会时的惺惺相惜、即使成为俘虏也仍然保有的淡定从容以及卸去伪装后的英气逼人,让你立刻便被吸引。
        再往后看,发现袁朗身上有太多构成我心中完美军人的因素:武艺精湛、乐观坚韧、睿智深远……这样的词藻可以罗列很多,但总觉得太泛泛俗套而不能尽致。倒是他自己的评价说得精彩:善的恶人。先说他的善。对许三多,他是唯一一个坚定地相信许三多的人,并且始终如父兄般关爱帮助许三多,使许三多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军人;对吴哲,面对其指责,他真诚宽容,且由衷的赞赏;对高城,棋逢对手的他说:“我酒量二两,跟你喝,舍命。”这是一种为知己两肋插刀的气概;对正式加入老A的新兵们,他说:“以后就要常相守了,常相守是个考验,随时随地,一生……”这里流露的是一份新老A们尚无法体味的战友情浓。再说说他的恶。训练场上的袁朗严峻冷酷、处处彰显“兵者诡道”、时不时地拿南瓜们开涮,是南瓜们心目中不折不扣的“恶人”。可终有一天,南瓜们发现,作为恶人,袁朗是有资本的。射击场上的技惊四座,浇灭了大多数南瓜们心头的火。而最终,他们也会明白,“恶”的背后是因为有着更博大的爱与责任。对于成才,袁朗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可是也因此成就了成才,促使其从一根孤藤成长为一棵大树。所以,所谓的“恶”乃是“大善”。
        作为一个“善的恶人”,袁朗已足够精彩,却不够生动。所以他总会冲着你坏坏的笑;会像个孩子般说“三十岁,我还没玩够呢”;也会突然之间,神神秘秘的慢慢的爬到你的身边,捉弄般的问道:“你会玩牌吗”,然后不动声色的“扭断”你的脖子。诙谐、洒脱、些许不羁与玩世不恭,这才是让你爱上他的最直接的原因吧。
        还想用两件缘于袁朗口中的事情来记住袁朗。一是当年还是老虎团一员的袁朗只因护士一句“老虎还怕疼吗”便在未打麻药的情况下做完了阑尾切割手术。军人最崇高的尊严和“刮骨疗伤”般的勇气,不亚于剧中任何一人。另一件事就是当年的那个护士成为了袁朗的新娘。在一部没有女性的剧里,这已然是最浪漫的事情了。而夕阳下,深情说着这件事的袁朗,成就了这部剧最温柔最幸福的一刻。
  • 2页 上一页  [1] [2] 
  • 编辑:《士兵突击》官方网站
  • [ ] [发表评论]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条:
  • 下一条:


  •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