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众反馈 >> 影视评论 >> 正文
  • 《士兵突击》-班长与成才

  •      袁朗在考核中放弃成才,作为一个特种部队的主官,一个考核中的考官,他所作的无可厚非;而他对成才说的那段话,很尖锐,直指成才的做人根基。当然换句话来说也不很厚道,他击溃了成才的人生底线,打没了成才一直以来信奉的东西,然后就这样把他放弃了?!至于成才以后万念俱灰退伍也好,还是此生陷入这个阴影拔不出来也罢,都再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当然袁朗没这个必要也没这个责任。不过这总让我想起一幕:那时,班长面对愤怒的连长说:“我去可以,他去,就等于否定了他作为一个战斗人员的价值”,他只是个小小的班长,但他要对班里每个战士负责。 
        于是我就会想,成才遇上班长呢。  
        成才在七连呆了两年,征兵时班长去的家访,新兵连班长带他们,后来同在钢七连,交集总是有的,不过也就那么几次: 
        1.成才出场 
        班长到成才家访,村长放心的让班长问成才为什么当兵,成才也就胸有成竹笔直的站了起来,于是本剧第一个笑话出现了:成才起来,长条凳的平衡被打破,坐在另一边的小伙子顿时摔到了地上。有些距离而直面他们的班长立刻把手中的本子放一边,极自然的就势扶起了那个小伙子,中间还不忘抬头看了一眼成才:成才无动于衷,甚至都目不斜视,全神贯注如站军姿般直立,一心是自己如何好好表现。班长和成才都是容易绷得很紧的人,成才关注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留下怎样的印象,班长却总在注意着身边人的神态表情与周遭的情况,随时准备搭把手。 
    班长就家访了成才与许三多,这两个人他都不满意,他对许三多的是个承诺,所以下榕树他只报上了一个许三多,成才班长就没挑中。后来老七他们三个挑兵,伍六一觉得成才假,他在那不吭声。班长不会去讨厌什么人,也不去评价什么人,就像书中他对伍六一说的“不要轻言真假”,他自己不太喜欢,顶多也就表现出一种漠然和疏远。 
     
         2.一个橘子 
        许三多来到七连三班,伍六一在那满心不自在,成才溜达着进来了。老乡见老乡,伍六一反而更烦,对许三多的怨恨也就转嫁到了成才身上,说话都没好声气,对成才的示好非常的不给面子,“三班可以在室内抽烟,啊!”最后一个字骤提了八度。成才接着要强塞给他烟,俩人正在那撕把,班长进来了。班长情绪也不高,见着了就打了个圆场,叫伍六一出去帮忙抬东西是个幌子,这边叫住了成才“你们聊吧”,算是帮忙清了个场子,许三多在七连没什么朋友,最亲近的也就是成才了。 
        这时成才丢给班长一个橘子,班长下意识也就接住了,一怔然后就是一笑,算是谢谢。接着走过来顺手就把橘子塞到了许三多手上,说“三多,你刚来,你吃吧”,这句话简直比“前辈的功底真是一点都没丢”还要不着边际。班长不想吃这个橘子,这和原则似乎关系不大,除了班长现在心情不太好,我还看到一种抗拒,对有点排斥的人,对他的示好与善意也就跟着排斥。三班从伍六一到甘小宁到白铁军对成才可能都没什么好感,“成才,现在是串门子的时间吗”,“嗯,听好了,又过来吹了”“人家那枪打的子弹有导弹那么大”“三多,你那老乡不地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甘小宁抢过老白手中成才给的烟就丢了出去,班长嘴上行动没那么刻薄,也就是种冷淡。 
        之后,班长与成才之间也就没了对手戏,直到最后那场令钢七连分崩离析的山地演习。 

        3.一杯酒 
        那一席酒恐怕没谁喝的自在,不单单是钢七连难得的惨败这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离合悲欢的序幕。 
        连长满心不忿,仗着酒胆晃过来找班长“麻烦”。我从未见过那种脸色的班长以及那种神色的连长,“许三多,跟你班长比,……,你又算什么呢你。”连长的语气甚至有点惨淡,有点凄凉,而更多的是无奈。他替班长不值,在连长的心里,许三多这个团里都冒尖的尖子又怎样。我跟你说机会不多好好把握,你答应过我照顾好你的前途,可你就是这么报答我对你的信任的!?班长垂首沉默,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这个时候这个苦也没法说,何况这是他的挚友他如亲人一样的连长同样苦痛下的一种发泄,于是只能抬头,强撑着,说“我敬你”。那边许三多听到连长高声叫他的名字,跑来说“报告”,连长看着许三多的那个愣愣的样子,气又蹿了上来,扭头装作没看见。班长也是无语,叫许三多回去。想想又叫住了许三多,颇有些兴奋的说,“连长,今天他帅吧”,那一脸的真诚与期待,看得连长真是无可奈何,泄气的低语“他今天是挺帅,今儿,可你今后你怎么办啊”,他想的是班长,可你班长就非得事事都带上许三多吗。班长那边还不忘趁热打铁的给许三多加油“连长刚才跟我说,你今天干得漂亮,这个事,有意义”,许三多真如得到表扬般傻笑,连长愤恨的已经不想听了,假传圣旨也不看看时候。 
        这时候,成才过来了。微笑着“连长,跟你喝一个,连长一看,心想总算看到了个顺眼的。连长对今天成才的表现很满意,迅速就把注意力都转了过来,“你小子不错,我跟你干”。敬七连,敬连长,连长喝得挺顺心,坐在对面的班长看着也很开心。班长自己留不下了,那最开心的莫过于在走之前看到七连的兵可以优秀的成长起来,成为七连的脊梁。他替连长感到高兴,也替成才感到高兴,于是自己都有点高兴了。这时候,成才说“第三杯,算是告别的酒吧”,那边连长还没反应过来,还说好呢,这边班长的脸色先变了,他惊异的看了一眼成才,接着担心的看向了连长。 
        连长难以置信的向周围张望着,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的兵居然要离开七连,是七连不够好,还是他这个连长做得不够好?看着他的表情没人会怀疑他下面就要一巴掌挥出去,可后面指导员把他拉住了,差不多是用整个右臂弯都护住了他,于是他冷静了,恢复成了一个连长该有的样子。 
        连长扔下一个字“好”,就冷冷的走了,连长不会去做这种挽留,他刚才跟班长找茬,因为他懂班长舍不得班长,可成才呢,你不想留七连就走呗,连长连发火都欠奉。众人一片沉默,班长却一杯酒就泼了过来,然后甩手一扔,转身就走,桌子上顿时一片叮铃咣啷,甘小宁看着班长的背景,满是惊疑。能想象吗,永远都温和着的班长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成才这么一个天大的难堪,连一个语气词都得看看对方脸色的班长今晚突然变得比伍六一还要任性不留情面。他自己要走了啊,他想留下,很想很想,可是他没办法得走,可是你成才为什么不珍惜,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的去抛弃很多人都想死守护住的东西。 
    比起袁朗老七,班长是第一个给成才难堪的人,他一刻,他伤心,伤心的愤怒。 

  • 编辑:《士兵突击》官方网站
  • [ ] [发表评论]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条:
  • 下一条:

  • ·精明能干、太过于自我:成才 2007-08-17
  • ·在“精明”背后寻一种平衡 ——我看成才 2007-08-16
  • ·爱上一个叫史今的男人 2007-08-09
  • ·史今,你们教给我的那些有意义的事儿 2007-08-03
  • ·史今的完美生活 2007-05-18
  • ·成才的光芒不会被任何人掩盖 2007-04-27

  •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