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众反馈 >> 影视评论 >> 正文
  • 《士兵突击》观感-老马篇

  •    五班的这些孩子,很具喜剧性,招来很多观众的赞赏,以至于剧组一开始还担心五班的戏会把钢七连给遮盖了,可见其精彩。先从班座同学说起吧。

        老马这个人物,留给我们的是一声叹息。他曾经是最好的班长,带出了遍布全团的骨干,但是,在五班,他变成了一个好好先生,一味求和气,四个人浑浑噩噩地混着日子。他认为,在五班这样的环境下,多数人是好,少数人是坏,维护和气和团结才是最重要的。在老马的好好先生下,五班是和气的,但是五班也是散乱的,除了那身军装,跟老百姓也就没啥区别了。就是那身军装,穿得也是五花八门稀里哗啦的。最经典是指导员送许三多过来临走的时候,五班的几个人敬礼送别,五个人五种装束,用一个词来形容就叫:“乌合之众”。对于五班这样的特殊环境,似乎一直没有什么人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连指导员也说:能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就应该无条件给一个三等功。

        如果没有许三多,也许老马也就这样在这浑浑噩噩中结束他的军事生涯。许三多的到来,开启了一扇窗。许三多近乎愚钝的执着,唤醒了他军人的良知。在许三多的勤快和五班的懒散发生冲突的时候,他极力想协调二者,维持五班的和气。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他知道许三多是对的,所以他维护着许三多,但是他又不愿意破坏五班的和气,他也要维护那三位的习惯和情绪。一开始,他试图说服许三多随大流,而这于他实在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所以他艰难地绕着弯劝导。在沟通无效后,他又想通过体力活动把许三多的精力耗掉,但是,垮掉的反而是他们这几个悠闲惯了的老兵。

        李梦仨准备刨路的那天晚上,老马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我还是觉得,应该在当天晚上让老马量一量许三多铺的这条路,这是让老马下定决心改革风气的重要动机。其实,自许三多来了以后,老马一直都被迫在思考,思考这个班该如何维持和继续。之前,他的思路一直是试图让新兵来适应老兵;在那仨家伙刨路不成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把五班拉到草原上看其他的军人同行是怎么牛气的,他痛斥这些懒散的老兵,也痛斥着自己:上天,下地,中间就我们几个。今天,我谁的面子也不给,我自己的老脸,我也撂在这!恩,我得说,范范同学的这场演说还是不错的,就是那台词改得有点罗嗦了,要是像原著中那样会更简洁利索,杀伤力也更强。可怜的老马果然比较丢面子,从首发命中到两发命中到三发命中……这个不知好歹的许三多,哈哈!到后来老马简直是气急败坏地喊出最后一句:我就是想告诉你们,别废了在部队的日子,做人要有目标感!……这倒霉孩子……

        不管怎样,这一次现场教育给那仨小子的震撼是很明显的。在回去的路上,大家达成了一致:共同铺路。从此五班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五班真正团结了起来,大伙齐心协力铺成了五条路。直升机飞临的时候,那支整整齐齐列着队高唱歌曲的队伍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好景不长,那几条路惊动了高层,在可能降临的荣誉面前,五班再一次出现分裂,老马也再一次陷入痛苦。路,其实是许三多修的,或者说,绝大部分是许三多修的,但是荣誉只能给一个人,而大家都很自然地希望把这个荣誉给老马。在这里,电视剧对老马已经很仁慈了,不像书里那样安排老马自己去跟许三多开这个口,而是让其他人代劳了。让老马自己去开口,那份痛苦和折磨更要深得多强得多。不过,如果按照书里的安排拍摄的话,对老马的演技是个考验,也是个机会,嘿嘿。不管怎样,老马很难过,但是他也没有坚决地阻止。看着许三多的失落和茫然,他只能内疚地说都是班长的错。

        然而,这个荣誉转眼又要飞走了。指导员仍在努力,老马却在怅然之余坦然了:他终于不用做对不起自己的兵的事儿了。顺便说一下,在这里,老马的那份释然表现得不够,要是再加强一点这种情绪的表达就更好了。面对张干事的镜头和本子,老马终于爆发了,把许三多推到了这个笔杆子面前。很快,许三多就被送去团部了。

        此后老马还有两次亮相,一次是在演习的时候找许三多,一次是退伍。演习的那次,真是叫人心酸。那一次的老马让人感到……心疼。是的,就是心疼。现在回过头来通观全剧,我对老马的感觉就是“心疼”,但是这种心疼跟对伍六一的心疼不一样。对于伍六一,那是为他担心,担心他不会照顾自己的心疼;而对老马,则是为他难过,难过他“沦落”的心疼。最让人心疼的就是老马的笑。老马,红三连任期最长的班长,带出了遍布各连的大批骨干的班长,曾经是最好的班长,想必也曾经是意气风发带的兵都嗷嗷叫的班长。可是在五班呆了一年多后的老马,跟谁都陪着笑脸。挨指导员训的时候陪着笑、跟五班那三个孬兵说话的时候陪着笑,跟初来乍到的新兵许三多也陪着笑……尤其让人难受的是老马在演习的时候为了找许三多陪着笑喊成才班长……那一刻的老马,直叫人心疼到不忍……在这里,再表扬一下四哥,让范雷同学来表现老马这个角色确实挺适合的:这孩子,天生一副苦相,陪着个笑脸就更苦了。这样苦涩的笑容,怎教人不心疼……
    退伍的那次,也是赚眼泪的戏。老魏同学说过,这是他拍的第一场戏,本来没觉得咋样,等到看到康师傅把一班子人马给搬出来,他就知道坏了,这下不涌动都不行了……所有老马曾经带过的兵,包括广受爱戴的史今班长,都齐刷刷地来给他送行,隔着个大门,远远地敬礼。顺说一个,把史今设计成老马带出来的兵有个好处,就是能作为老马曾经是最好的班长的最好例证。否则,单凭指导员的一句话,恐怕很难让观众相信五班的这个老马曾经会是最好的班长。

        其实,仔细看,能看出不少老马和史今一脉相承之处。比如都勇于揽错,说得好听点就是勇于承担错误,说到底呢其实就是爱护战士。老马不止一次地跟许三多检讨:是我错了,是班长的错。铺路惊动上层的时候,老马说:班长是干什么的,班长就是认错的!当时俺就想到史今被许三多砸了以后忍着痛第一句话是说:是班长不对,班长太心急了……在鸡蛋事件中,史今也是把错都揽到自己头上:回去我写检查。……所以,把史今设计成是老马带出来的兵,我信。当然,我更相信,像史今和老马这样的班长,在部队中是常例,所以,他们会有“军中之母”的美誉,所以他们是部队的基石,所以他们都会得到士兵的爱戴。即便在五班这样的集体,那仨家伙对老马其实还是很尊重的。别看老马平时老跟他们陪笑脸,那仨小子对他爱搭不理的,可是老马真要拉下脸来,那仨小子也就规矩起来;老马真要怒了,吼一声,那仨小子动作比兔子还快!在以为铺路是个错的时候,仨小子争先恐后地堵在前面,老魏更是一手就把老马给拽到后面去了,爱护班长之情不言而喻。这跟伍六一在鸡蛋事件中挺身而出也是一个道理。顺便说一下,老马发威的时候很有气势啊~~~平时温和的人发起威来格外有震慑力,这点跟史今也很像,呵呵。

        当然,士兵对班长的爱戴,绝不仅仅因为班长护犊子。老马在工作上是很勤职尽责的,下雨天一个人去检查设备,每天晚上查完库房查厨房,不折腾两个小时不上床。在这方面,他仍然是个尽职的班长。这些,他的兵都看在眼里,这也是仨小子尊重他的一个原因。他们都知道,老马是个好人。作为班长,老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带动他的兵,没把那几位的精气神往正道上引,反而为了所谓的和气和团结,跟他们打成一片,也跟着消磨时光。他甚至认为:玩扑克牌是五班的根本,因为得四个人齐心努力才能完成,所以这是五班团结的根本。求团结求和谐是对的,但是怎样达到团结与和谐,怎样的团结与和谐才是真正的团结与和谐,在这上头,老马走错了道。是许三多的到来,把老马引上了正道。这个傻小子也许到离开五班也没明白自己对别人的影响和改变有多大,但是老马知道。他知道这个新兵蛋子给他带来的是什么。我挺喜欢原著里老马托李梦转达给许三多的一句话:“老马临走时跟我们说特谢谢你,他说做了老百姓了,那条路是他以后想起军队就会想到的东西。他说人能有个想一辈子的东西,挺不容易的。” 说到这儿顺便提一下,五班车站送别的戏没了,委实地可惜啊!我特喜欢这一场,在这一场里五班几个人的性格特色可以得到非常鲜明的表现,有了这一场,五班才算圆满。后来看到新版的《士兵突击》,发现原来在书里还是保留了这一场的,看来小兰同学对这场也是很有感情啊,咔咔。

        此外,俺还注意到一点:许三多去团部买花回来之前,老马经过李梦身后,停住了,给李梦后脑勺弹了个嘣儿,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这股子不露声色的淘气劲儿跟史今也如出一辙,俺就喜欢这样的老实人偶尔露出的淘气劲儿,呵呵。所以,我最喜欢看的是老马得意时候的笑容。那笑容,真可爱!最喜欢导弹打靶机那场大丢面子回来后,老马又把大家集合起来,先是装模作样讨论了一番裤子问题,然后告诉大家,早上不是导弹打靶机,而是靶机躲导弹,所以三次才打下来是对的。说的时候那得意的神情,以及说完后那副得意的笑容,那副自以为已经挽回面子的得意和释然,煞是可爱啊!这一段,小范同学表演得很精彩,非常到位!

        当然,作为一位老资格的演员,老马的表演也是实力派的。表情很到位,比如首次出场,一进来就陪笑脸,一股子讨好的殷勤劲儿,被指导员批评后装模作样地板起脸来训其他人,那表情,那眼色,那语气,很有意思。再比如指导员单独训老马的时候,老马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便是指导员也被整得没脾气,后边指导员被呛着的时候老马不假思索地把污七八糟的围裙给递了过去,那自然到无辜的表情……呵呵。再比如指导员来带许三多走的时候,说团长说了,许三多是好兵(此时老马笑眯眯的),放在五班浪费(此言一出,老马的脸立时变成凝固的石灰),指导员也觉得自己说露了,老马又展开一个半是尴尬半是解嘲的笑……哎,感叹一下:不容易啊!

        俺还很喜欢老马的一场戏是找许三多找到楼上,许三多问老马:我是不是特别招人讨厌。老马感慨地用手搂过许三多的脑袋,抚摸着,看着他,然后站起身,向许三多伸出手,许三多没动,他主动把许三多拉起来,然后搂着许三多边说边下楼去……在五班的戏里,这是难得的温情一幕,我喜欢,虽然这里头还掺杂了一些更为复杂的感情……
    范雷同学说过:大家都觉得史今是对许三多最好的人,但他觉得其实老马才是真正对许三多最好的人,因为他对许三多的爱护全无私心(抱歉,原话我记不清了,大概意思如此吧)。要说起来,也有点道理:史今对许三多好是因为史今对许三多有个承诺,许三多来到部队就是史今招的,所以史今对他有责任感。而老马与许三多本无任何情分,换句话说,老马完全可以像高城、伍六一或者其他所有不待见许三多的人那样,至少他可以不用那么刻意去维护许三多。但是老马还是不假思索地为许三多撑出一片友好的天空,甚至为了许三多而跟其他人红脸。不过呢,话说回来,为什么老马给人的感染力没有史今那么强?因为在五班,许三多做的事是对的是代表正面的,而五班其他人包括老马的做法是错的负面的,老马维护许三多的原因不仅在于爱护新兵,还因为出于军人的本能和良知他得维护对的做法;而在三班,许三多的表现是负面的甚至为军人所不齿的,在这种情况下史今要维护他那得付出多大的代价、得有多坚强的心理。事实也是如此,当老马训那仨小子的时候,他可以理直气壮,就是那仨小子在面对许三多的时候也觉得气短词穷;而史今要维护许三多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心虚。史今为了许三多而付出的代价也远比老马惨烈。所以,史今给观众留下的印象自然也就更为深刻。

        顺便夸一个小细节,忘了以前是不是夸过,反正再夸一次也不嫌多,咔咔。就是李梦介绍那五条路的时候,介绍自己的那条叫李梦路,老马瞥着李梦说:李梦路,还玛丽莲梦露呢。这一句,无论是在《士兵》还是《士兵突击》的小说里,都是“李梦路,还梦露呢”。这里作者显然没注意到书面和口头的区别。“梦路”和“梦露”,写在纸上区别非常明显,但是念出来却是毫无区别。所以对于小说的读者来说,理解上毫无障碍,但是如果电视剧里也照着念,观众恐怕要犯懵。改成玛丽莲梦露,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这个改动很好,值得表扬!

        范雷同学告诉我们:刚开拍没多久他老人家的脚就崴了,后面一直是崴着脚坚持拍摄,那脚一直就没好利索过,现在都落下病根了。后来俺留心去看了一下,还真是,好多时候细看的话老马同学确实走路不太平衡,尤其是他们去看打靶机的时候,回来的路上老马崴得挺厉害的,有一下子显然是疼得扶着自己的腿,后来是李梦不动声色地扶着他走了一段。一边忍着疼走一边还得对台词,不容易啊!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要说范雷这孩子也够可怜的,在拍直升机视察五班那场戏的时候,老马的眼睛又挨了老魏一肘子。可怜的老马同学是硬撑着睁着泪汪汪的眼睛把这段拍完的。唉,演员这活,可真是个辛苦活啊!宝强同学貌似也为了拍水里的戏把自己给泡出病根来了。各位演员同学们也要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前头说过,剧组里不少人由于《士兵突击》而成为新网虫,老马显然是个例外。这孩子不单在剧组里头算是个老网虫,便是相对于俺这样的网民来说,他也是个网络老手和熟手。士兵突击第一个qq群就是他建的。要说起来我的很多网络习惯都是老马给改变的:因为老马,俺第一次加入qq群;因为老马,俺第一次网络语音;因为老马,俺第一次下载qq游戏……这家伙,委实祸害不浅啊,哈哈。顺便悄悄地跟大伙说一句:大家不要被老马憨厚老实的面相给迷惑了,其实这孩子挺淘的,蔫坏蔫坏的……咔咔!不过,俺真得感谢老马,感谢他建立了一群。在一群俺认识了不少可爱的粉丝,还有那些可爱的剧组人员。回想当年一群总是满员的时候,老马隔一段时间就上来踢人,挺刺激的,哇咔咔。虽然俺现在上qq少了,也许以后会销声匿迹,但是一群留给我的是不会褪色的回忆。

        认识了范雷以后才知道,原来范雷这孩子俺们并不陌生,央视春晚上就数次有他的节目。别说,我还真看过,只是当时不知道那里头的那个人名字叫范雷,呵呵。去范雷的博客上看看,一堆的获奖作品。范雷参演作品的形式相当多样啊:相声、小品、电影、电视……这也是个实力派人物啊!在此跟老马说一句:老马,好好干,你的“妈咪”们永远支持你!还有一句:祝你们家小公主茁壮成长、跟妈妈一样漂亮、跟爸爸一样有才!呵呵

  • 编辑:《士兵突击》官方网站
  • [ ] [发表评论]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条:
  • 下一条:


  •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