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三个男人一台戏

      水到渠成

      《爱尔纳•突击》绝不是一部竭力标榜什么,或是高声宣扬什么的“大戏”,它没有臃肿的服化道,没有庞大而繁复的舞台,没有强势却乏味的口号性台词和滥俗不断的煸情。《爱尔纳•突击》“震”了团领导、“震”了上级领导也“震”了观众:从受邀观看的部队官兵到西安公演时几乎挤爆剧场的百姓,都见证了这部话剧的锋芒毕露。直到今天,兰晓龙也没能用一个很“官方”的方式来表述自己写这部剧本时的动机,他的这次写作源于感动和冲动,为了“有意义”而坚持。在话剧领域,《爱尔纳•突击》一举夺得国家精品工程剧目奖、曹禺戏剧奖剧本奖、老舍文学奖……这些奖项被很多编剧视作前行的灯塔,却从来都不是兰晓龙的目标,兰晓龙不想像成才那样带着功利心和目的性去做戏,于是心无旁骛的带着许三多一起慢慢地登顶。兰晓龙很希望这部戏能搬上各个基层部队的舞台,也参加商演,让地方的观众跟他一道领略这个大音希声的绿色世界。兰晓龙说部队戏缺失了观众,即便能够活了份量极重的奖项,但《爱尔纳•突击》还是没能掀起太大的社会影响。然而在《爱尔纳•突击》公演的时候观众席里坐了一位对这部戏至关重要的人物,只是那时兰晓龙并不知道。

      2004年,前话剧演员康洪雷在剧场里被话剧《爱尔纳•突击》感动得无以复加。康洪雷是一个典型的有“军魂”的人,无论从外表看起来他多么儒雅、温和,甚至显得养尊处优,但你可以从他的作品《激情燃烧的岁月》看到他内心涌动不息的东西,那是一种对军人不灭的大爱。

      几乎每个艺术家都在用自己毕生的作品实现自己的未曾实现的梦想,你甚至可以从康洪雷的电视剧作品里看到孩子般的纯洁、真诚与心灵的宁静。大导演康洪雷也曾经是某时某地那群在土堆上“打仗”高喊“冲啊、杀啊”的小男孩的一员。少年时代,军人的儿子康洪雷和他的铁杆搭档——《士兵突击》的执行导演李义华一同进入内蒙古艺校学习,走的是一条与军旅截然相反的道路,可是小时候那些冲锋打仗的梦想却没有熄灭过。

      走出《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们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观众们在期待着电视上播出“大导演康洪再次指导的军旅大片xxx”的新闻,可是《民工》、《青衣》……一部部下来,部部都是好戏,大家全没能再看见康洪雷的军旅戏。不是他厌倦了军装,而是还没遇到足以打动他的剧本。康洪雷痛恨古板老旧的“军八股”,讨厌电视里的军人绷直了腰杆,说着一些不着调的话,那种矫情的“阳刚”不是他的眼睛能够容忍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之后,军旅题材影片的主人公们开始纷纷说起了粗话,“草莽英雄”中不乏精彩之作,却渐成新版八股。到底是为了稳定的经济利益而不断地重复自己、或是向庸俗投降,还是坚守自己的艺术原则?这道选择题写的书面上,谁者好答,但面临生计时却成了最让人苦恼的难题。这一切都让康洪雷感到疲惫,直到《爱尔纳•突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康洪雷习惯从女儿的眼睛里去找自己的选择——用这双纯净的眼睛去一次一次提醒自己,我要做的艺术是什么,我们要给后人留下的又是什么。康洪雷的答案就是要健康的作品,积极向上的作品。乏味、空洞是不可取的,艺术技巧是必须的,这不代表主旋律已经成了时代的“鸡肋”,弘扬主旋律是要带着信仰,用心去做的。

      康洪雷和兰晓龙合作的实现,是从八一电影制片厂三环音像社的张谦社长出场之后才正式开始的。作为制片人,张谦的成功是不可质疑的。从进入这个行当开始,他做了四部片子:《军歌嘹亮》、新《敌后武工队》、《幸福像花儿一样》和《士兵突击》,部部都是如雷贯耳,而让他和他的团队投入最多精力与感情的,就是《士兵突击》。

      张谦也是在传统红色经典的集中轰炸中成长起来的,英雄情结和军旅情结是那几代人共同的心结。前苏联影片《士兵之歌》对张谦的影响持续至今。说起来,那是一部并不紧张刺激的军事影片,讲的是一个士兵从前线请假回家探亲,一路上却帮战友们捎礼物回家、替牺牲的战友探望亲人,当他终于在田间见到自己的母亲时,请假的时间到了,他又该返回前线继续出生入死了。无论从演员、角色、剧情、场面来讲,作为一部军事影片,《士兵之歌》都太不“轰轰烈烈”了,但是那种内敛却深刻的情感却让张谦的心里数十年余波未平。士兵——所有军队最基础的组成元素,他们都是一些年轻人,在这个年龄段,人类的理想、抱负、追求都集中在与外界全然隔绝的封闭环境里,喷薄出一种特异的色彩。张谦说他们是非常值得刻画的,但是反映他们的戏太少太少了。“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话说尽了军旅生活的滋味,当过兵的人可以意会,却几乎没有人能够将其中深意言传出去。

      在过去的几年里,电视剧《士兵突击》辗转在几个投资方的手里,却没人做成。民营公司调动部队资源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而离开了真实军营的《士兵突击》是不可想象的。何况投资影视的地方投资者很难从这部剧本里看到它的核心价值和人格魅力所在——只有当兵的人对这些元素有着先天的敏感,他们能够从这些文字里看到画面。电视剧上央视,这是投资人普遍追求的目标,然而中央电视台的军旅戏也是有套路的,他们往往需要宏大的场面、耀眼的明星来作为“装潢”元素,这样一部显得朴素简单的戏,很难让人从中找到足以说服央视的东西。这些因素让《士兵突击》。始终没办法投拍。

      张谦介入《士兵突击》,是源于一次行业内再正常不过的约稿。2005年,他需要一个话剧剧本,于是他找到了北京战友话剧团的编剧兰晓龙,约请他来写作。兰晓龙有别的创作任务在身,于是把2001年就写完的《士兵突击》电视剧剧本丢给了张谦。见到《士兵突击》,张谦就如同见到了中国版的《士兵之歌》,那是张谦一直想看到的一部好戏,也正是他想要做的类型。看完剧本,激动不已的张谦就打电话给身在国外的康洪雷——他找到了自己苦苦寻觅许久的剧本,于是第一个念头就是闪过了自己心中最理想的导演。而对于康洪雷和兰虹龙来说最理想的“后台”、一部电视剧的决定性因素——投资方终于出现了。所有人都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位置:有一个感动所有人的剧本,一个激情燃烧的好导演,一个庞大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做后盾,这个组合完美得不可思议,敲定拍摄计划的速度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只是这三方都为这次合作等待了太久。

      直到《士兵突击》火起来之前,张谦都顶着巨大的压力。无论如何,作为制片人,一部作品对他来说就意味着商品,是商品就要推向市场。《士兵突击》太特殊了,它不是一部可以转手就卖给电视台的常规剧:没有爱情、没有女人、没有战争,你看不到才子佳人,也见不到烽火硝烟。商业大潮里,一部耗资巨大的剧作怎么能够缺少噱头呢?身边朋友跟张谦说:“你傻了,做这样一部戏!”可是作为军人,张谦知道,遇到了这样的剧本而不拍,他会为此遗憾终生。当兵的,下了决心就义无反顾,张谦投入这部戏,更多的是抱着一种只求结果、不问收获的悲壮心情而去。

      一些敲定,张谦和康洪雷,以及其他的主创人员开始寻找演员。根据李义华的推荐,剧中角色很快几乎全部找到,只有混混沌沌的许三多还隐藏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举手投足都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演员,对这帮影视圈摸爬滚打的人物来说易如反掌,但“三呆子”的灵魂恰恰就在举手投足里,就在每一个表情里,这些是戏剧学院课堂上教不来的。真的从农村找个孩子来演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没有一个电视剧剧组能够费得起那个时间,从表演启蒙教 起。长达数月的苦苦寻觅中,康洪雷始终觉得有个人影模模糊糊在他心中晃动,却怎样都不到他。这时候,总策划李洋推荐了王宝强。与王宝强进行了短短二十分钟的谈话,康洪雷给自己漫长的寻觅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答案。数月之后,制片人张谦遇到这样的问话:“你们哪里找来的这帮演员?简直像井喷一样!”

    相关新闻
  • · 《士兵突击》、《周恩来在重庆》喜获第27届“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2009年10月27日)
  • · 《八月一日》和《士兵突击》等入选“五个一工程”奖(2009年10月26日)
  • · 《士兵突击》荣获第27届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等三项大奖 实现大满贯(2009年09月09日)
  • · 话剧《士兵突击》献礼新中国成立60周年(2009年07月27日)
  • · 《战士》重用海润新人 期待如《士兵突击》般百花齐放(2009年06月12日)
  • 更多关于 士兵突击 张谦 兰晓龙 康洪雷 的新闻
      读者评论
    共有 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姓名
          24小时点击排行
            编辑推荐